您好,欢迎来到广搜网 [] [会员注册]
您现在的位置: > 广搜网 > 电子商务 >互联网企业的本分

互联网企业的本分

来源:广搜网  日期:2021/1/13 22:31:43 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我要收藏

互联网企业的本分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来源:子宇童鞋

这是关于拼多多的第二篇文章,这篇不写公关。

拼多多公关危机3.0版,是由其前员工王太虚(网名)在B站的视频自述《因为看到同事被抬上救护车我被开除了》引爆的。

而公开声明发布后的效果和上一轮一样——你亩产万斤、我超英赶美。

我想思考另外一件事:作为企业,拼多多很厉害,是否意味着社达是唯一的出路?

01

在公关危机爆发以后,拼多多的股价却一直在上涨。

股价上涨的原因,可能是因为有人认为拼多多会因为公关危机而下挫,是入手这家优质成长企业的好时机。

毫无疑问,拼多多被资本市场看好。

有人戏称:

从996企业辞职,买996企业的股票,才是21世纪最聪明的打工人。

所以,拼多多是极为狼性的,拼多多也是及其强大,这是其给外界二元一体的印象。

狼性文化,来源于一本书《狼图腾》,曾经在10年前的中国企业里非常流行。

后来在网上被批驳的比较厉害,可能也过于赤裸裸。现在换了一些新的词汇,比如奋斗、福报……

当然,还有拼多多最推崇的价值观:本分。

这一体系,用更时髦更学术的术语,就是“社达”(社会达尔文主义)。

其实社达是一个很复杂的学术概念,但在一般网络讨论里的社达,我们大概可以理解为,极端地鼓励强者、胜利、扩张等。

多劳多得这个很正常的概念,在社达的语境下,变成让人极度的劳苦,为了摆脱劳苦而疯狂工作、战斗,同时快速淘汰掉任何的弱者。

要么劳苦而死或被淘汰,要么实现财富自由或者成为公司高管等等。

其实我觉得,更接近于法家,或者说,秦制。

商鞅就说过:

民不贵学则愚,愚则无外交。无外交则国勉农而不偷,民不贱农,则国安不殆。国安不殆,勉农而不偷,则草必垦矣。(大概意思就是,老百姓不要读书学习,读书学习以后容易懒惰,懒惰以后就不好好劳动了)就不本分了。

以上我没有说拼多多是这样,我只是在思考秦制和社达而已。

所以,拼多多的强大,是不是完成了一种自洽:企业因社达而强大呢?

我个人支持市场经济,支持多劳多得,但也反对社达,更反对秦制。

所以,我想思考一下,有没有办法破除企业要强大只有社达这种迷思。

其实拼多多的创始人黄峥,有一本自传叫做《选择比努力更重要》。

黄峥的选择,是因为发现了一片“廉价消费市场与供应体系”(所谓的C to B)蓝海。

简单理解就是“直接让要求不高顾客从村里购买便宜质量又足够用的商品”(当然早期很多是假货或者没有品牌授权的货)。

同时,采取了病毒式运营和营销方式,并辅以大量的补贴。

有了这个思路,拼多多团队高强度的执行力和凶狠的加班文化让其战无不胜。

但是,这一胜利最重要的三点,我认为和社达没有直接关系。

这三点分别是:

黄峥的战略创新和行业积累:战略错误下的加班是没有意义的,BAT失败的所谓敢死队项目,突击队项目并不少。方向一旦错误,强大执行力就是神风敢死队……

电商行业特别是个人消费品这块相对开放的市场竞争环境:这个不多说了,在管制的条件下,10个黄峥也不会有机会。

建立在开放基础上金融融资体系:融资助力企业飞速成长,A轮B轮……到现在似乎烧不完的钱。

让员工吸甲醛也好、没有厕所用也好、过度夸张的加班量以及灾难性的公关话术和非常粗暴hr文化,和拼多多的成功是没有直接逻辑关系。

但很遗憾的是,很多人只看到了社达,并误以为,这是企业成功的唯一或者说最重要的原因。

02

所以,拼多多的强大不应该是社达合理化的理由,其所展现的那种强烈的社达色彩,也不应该成为科技互联网行业的圭臬。

而很多狼性、社达、秦制的企业文化,恰恰违背了科技互联网行业的本分。

有些人在为拼多多辩护的时候,提出:

许多行业(如地产)比互联网行业加班更凶,他们却没有程序员那般抱怨。拼多多也好,当年的富士康也好,都已经算是同类企业里很优良的,老板对员工不好,员工自然会用脚投票,用得着你们叽叽歪歪。

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好,为什么程序员就特殊呢?就不能吃苦呢?

互联网行业恰恰有其特殊性。

在中国,科技互联网行业,几乎全部崛起于北上广深杭等一线城市,原因何在?

因为其需要的人才与理念,均是社会物质与精神进步后的产物。

也只有中国的一线大城市,可以提供这样的环境与人才

而美国、日本、欧洲之所以还能有一些顶级科技企业存在于小城市,恰恰也因为他们社会的地方差距小——这种差距就是物质与精神文明的差距。

当黄峥进入浙大,进入谷歌,和段永平去美国参加巴菲特的午餐时,他对自己的人生规划,肯定不是在一个血汗工厂一样的环境里苦熬,肯定不是天天吸甲醛,严重过劳胖,他是希望能创造自己的商业帝国,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

今天进入他所创造的商业帝国的年轻人,志向、见识、成长环境、家庭教育与期许,很多都不会比当年的他差。

他们当中有人更多的反弹,很正常。

所以,中国互联网行业,作为一个市场经济下的繁荣起来的行业,其基础就是中国人在富裕起来以后,有更多的物质和精神追求。

马化腾想做班上第一个发现天体现象的人,有错吗?

马云想和外国人练英语做生意,有错吗?

张朝阳到美国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想买车,轰隆轰隆地开,有错吗?

他们不想去公社里(80年代还有),上山下乡的建设大潮里劳动,天天和黑煤球似的,就是不本分吗?

所以,把互联网行业血汗工厂化,漠视人的一些基本需求,漠视基本的人性共情。恰恰是反互联网行业的。

如果一个社会陷入了全面的社达,最终导致了严重的贫富差距,落伍者陷入了极度的精神与健康匮乏……

那长远来说,作为技术形态的互联网还会存在,正如所有国家不论穷富都有互联网一样。

但作为一个繁荣的市场经济领域的互联网行业,将会陷入衰亡。

正如不是每个国家都有互联网【行业】一样。

中国互联网的繁荣,是中国人民逐步摆脱了物质与精神极端匮乏状态以后的产物,是中国人需要上厕所,上干净的厕所,需要有时间学习,娱乐,锻炼,需要担忧甲醛,需要人格被尊重以后的产物。

一切违反了这些精神的理念,都违反了互联网行业的本分。

想明白了这些,我就能完成自己的自洽,为什么我不喜欢这种企业的文化。

03

顺着人的需求与共情,多思考一个有趣问题。

朋友阿朱老师问我,为什么拼多多这样一家那么社达气质的企业没有出现在杭州和深圳,而是被视为文明高地的上海?

可能是偶然,也可能是必然。

开句玩笑说,浙江人黄峥在上海创办的拼多多,更像是时代对上海曾经错过另外一个浙江电商巨子马云的弥补。

城市气息和企业未必有绝对的关系,拼多多如果迁往广州或者成都,大概很多本地人也会欢呼。尽管他们不会在里面上班。

不开玩笑说,拼多多里,应该没有多少“本格上海人”。

我指浦西长宁区、黄浦区、徐汇区、静安区,在香气四溢的咖啡、生煎包和大排面味道里行走的那些优雅得体的上海人。

反过来,拼多多里的前腾讯人不少,从腾讯离职的都知道,如果想赚钱多,去头条系或拼多多。

但并不是说,拼多多的气质,是深圳腾讯带去的。

反而深圳的社达土壤,已没有很多人想象中的强烈。

为什么呢?

其实,无论在南山区的各种宇宙级互联网科技企业,还是龙岗区的各种巨厂,我倒听过不少类似故事。

——“

父亲毕业以后来深圳,辛辛苦苦奋斗了10多年,已经官拜大厂总监,离GM也就隔海相望了。

母亲是本格深二代,时髦漂亮,实验或外国语毕业,海归背景,西方哪个国家我没去过。

生活富裕,家庭美满。

孩子继承父母双方优点,聪明上进,正在为进入高级中学、实验中学等本地名门而努力。

从【高深实外】毕业以后,出国肯定是要出的,英美首选,现在孩子喜欢去日本留学的也多。

——”

那么孩子的未来呢?

“我现在那么辛苦,希望小孩以后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好。”

长期一个月工作300小时以上,在甲醛超标中上班,由于过劳而过度肥胖并丧失结婚恋爱……

没有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处于这样的环境,深圳各大互联网科技公司的精英不会希望,浦西的老上海人不会希望,拼多多里的新上海人也不会希望。

甚至黄峥的老师,本分的提出者,隐居美国的段永平,大概也不会这么希望。

所以,这就是人的本心,本心和本分,也就一字之差。

回到那个问题,为什么拼多多没有出现在深圳而是出现在上海。

也许自有天意吧。深圳人已经奋斗的够累了,各种奋斗也已经是深圳的永恒主题了。

而上海,并不会介意他们不熟悉的拼多多在上海奋斗。

挺拗口,不要认真。

04

我并不想把文章写成声讨拼多多的檄文。

互联网行业因为快速迭代、变化和相对高的竞争性,其肯定是一种高回报与高投入(劳动)并重的行业。

甚至,在美国,加班文化最严重的行业,也是互联网和金融。

而我人生中遇到的优秀的人,没有一个不刻苦不努力的,而有时候,我也会对过于懒惰的人感到头疼。

但是,至少我感觉,所有这些努力的优秀人,也反感于长期在一个没有价值产出的事情上无限的投入工作时长。

同时,他们都是有要求的人,无论是薪水、工作环境或是生活。

勤奋与对回报的要求都是人性的一部分,是需要一种平衡的。不是说只要钱给的多,就可以要求无原则的勤奋。

除非所有人濒临饿死冻死。

所以,管理也是一种技术,而不是一种所谓非黑即白,不社达即白左。

我并不会幻想,拼多多如黄峥曾经的东家谷歌那样,可以带宠物上班,公司里有游泳池,食堂满是佳肴,员工努力,创意满满……

但是,如果一家那么高估值的公司,充满了那么多优秀的人才,却连一些现在人比较基础性的要求都不能满足,无疑,给社会,呈现出一种灰暗的未来。

所以,相比于越来越深入人心的声讨资本家,其实稍微让一点利,温和人性化的处理公关及HR问题,不要永远攻坚、同时减少个把小时工作时间(正如美团后来做的调整),真的不会让大X的江山亡了。

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历程中,阿里与假货做过切割,腾讯与抄袭做过切割。拼多多如果可以纠正一些浓重的社达感,甚至做一些切割,对其只会有好处。

顺应人性是各种互联网巨厂崛起的重要因素,正因为这样,合理应对人日益增长的物质精神需求,理解共情,节制那些恶的东西,是作为互联网企业的本分。


>> 更多相关信息:
在百度中搜索互联网企业的本分    在好搜搜索互联网企业的本分
在有道搜索互联网企业的本分          在搜狗搜索互联网企业的本分


版权所有2005-2020 广搜网 保留所有权利 客服QQ:5527521 5526189

陕ICP备11007420号-1 经营许可证编号:陕ICP备11007420号